【2021調查報導與事實查核工作坊】AI技術輔助事實查核 台灣展現強大科技社群力量

記者劉芮菁/報導

事實查核領域探索運用科技力量,來打擊假訊息,台灣有充沛的資訊社群和公民社會力量,進行不同的摸索,在台灣和全球都有進展和突破。「cofacts真的假的」結合科技開源社群和數位識讀的公民社群,發展出協作模式,多個國家公民團隊都來借鏡;防詐達人運用追查駭客和詐騙技術,發展闢謠機器人,已推廣到日本、菲律賓、北美等國家;資策會與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則探索如何運用AI技術來協助查核工作的可能性。

2021年調查報導與事實查核工作坊的第二場講題為,「AI、機器人和事實查核」,由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總編審陳慧敏主持,邀請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資深分析師曹嬿恆、「Cofacts真的假的」專案創辦人李比鄰、趨勢科技防詐達人專案經理劉彥伯,分享以科技打擊假訊息、切入事實查核領域的在地與全球經驗。

 

資策會開發不實訊息快篩平台 掌握假訊息動向

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資深分析師曹嬿恆分享為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開發「不實訊息快篩平台的流程」。她比喻,技術團隊就像武器研發工廠,查核組織則像是地面作戰部隊,而武器研發工廠需要和地面作戰部隊建立橋樑,去了解作戰部隊有哪些武器、各有什麼用途。

曹嬿恆說,技術團隊花了很多時間了解事實查核的流程,注意到查核組織最大的困境是在選題,因為接收民眾回報謠言的管道很多,查核記者需要一一檢視不同的來源,並用人工的方式計算謠言的數量,因此技術團隊開發了這個快篩平台,能彙整不同來源的謠言並能自動化計算,除了能加速查核記者的工作速度,也讓記者觀察到的傳言數量有更準確的數據基礎。

圖1:曹嬿恆分享,從不實訊息快篩平台的傳言動向,可以看到民眾對疫情的反應。/記者劉芮菁擷圖

曹嬿恆說,從這個快篩平台,可以觀察到一些有趣的現象,例如「化學兵要來消毒」的謠言在5月14日晚間熱傳,當時台灣還沒升到第三級警戒,但從謠言熱傳的程度,可以感覺到民眾已經對疫情感到恐慌。接著,五月下旬開始熱傳疫情相關的謠言,去年的舊謠言也捲土重來。到了六月以後,快篩平台開始收到和疫情無關的謠言,反映民眾恐慌的情緒已經和緩,逐漸回歸正常生活。

曹嬿恆也提到,資策會的技術團隊也分析謠言的文字特性,歸納出「謠言」的幾個語言特徵。在近期即將推出的「查克佬」Google Chrome擴充功能服務中,會以AI模型自動化偵測傳言的語言特徵,讓使用者簡單、快速地辨識錯誤訊息。

 

Cofacts真的假的闢謠協作平台 開源社群輸出國際

「Cofacts真的假的」專案發起人李比鄰介紹「Cofacts真的假的」作為闢謠的協作平台,結合科技與開源社群,希望運用AI技術幫助查核,並以群眾協作的方式達到全民的培力,鼓勵所有人一起參與闢謠的工作。

在使用方法上,「Cofacts真的假的」有一個LINE帳號,民眾可以將收到的謠言轉傳給「cofacts」的LINE,「cofacts」會將所有民眾回報的謠言彙整成公開的資料庫網站,任何人都可以在網站上闢謠。對於民眾在網站上闢謠的內容,「cofacts」會回覆給在LINE提問的用戶。如果有人對闢謠的內容不滿意,也可以在「cofacts」公開的資料庫網站上加入闢謠的工作。現在,「Cofacts真的假的」的LINE帳號也能加入群組,在群組中自動回覆闢謠內容。


圖2:李比鄰說,「Cofacts」專案不止是維繫協作平台,也積極經營闢謠社群,鼓勵所有人都參與闢謠。/記者劉芮菁擷圖

李比鄰說,「Cofacts真的假的」團隊除了維護查核平台系統外,也積極經營闢謠社群,舉辦闢謠志工活動,讓更多人能參與闢謠的工作。而系統累積的資料庫,也能讓調查記者更快速了解謠言的動態。

李比鄰說,「Cofacts真的假的」團隊積極推動開源文化輸出,現在「cofacts」已經有了泰國版,還有多國語言版本。由於「Cofacts真的假的」系統的程式碼完全開放,此技術也輸出到日本、韓國、泰國、美國、加拿大、突尼西亞等國家,幫助更多查核組織。

李比鄰說:「『Cofacts真的假的』團隊希望做到人與科技的連結,讓人與科技可以互助合作,一起開發符合民眾需求的聊天機器人。」

 

從詐騙訊息追到境外內容農場 「防詐達人」打擊詐騙也打假

趨勢科技全球消費市場開發暨行銷資深經理劉彥伯介紹,「防詐達人」一開始是針對LINE、臉書上的詐騙所開發的聊天機器人服務,後來陸續和很多單位合作,查核中心就是合作夥伴之一,最近防詐達人也和消基會合作,讓「防詐達人」能涵蓋多元化的功能。

劉彥伯說,最初開發「防詐達人」,是針對LINE上的各種假貼圖、假好康的詐騙,開發團隊觀察詐騙訊息,先注意到發布這些詐騙訊息的LINE群組沒有要從中得到金錢或其他利益。持續追蹤後,開發團隊觀察到,這些不同型態的群組竟然開始出現相同的假訊息。「我們用追查駭客的手法去追蹤這些群組,抓到一大堆內容農場,而且都是成立在境外。我們發現它們的組織架構非常清楚,彼此有分工,這些群組就像是超級傳播者。」


圖3:劉彥伯分享,假訊息的傳遞不能只靠網軍,必須有真人傳遞。/記者劉芮菁擷圖

在這個過程中,劉彥伯注意到假訊息的危險,也發現台灣正面臨到假訊息嚴重的威脅,因此開始和查核組織合作,為「防詐達人」增加闢謠的功能。劉彥伯也觀察到,假訊息要短時間發酵,不能只靠網軍,必須有真人傳遞。他說:「假訊息的傳播和病毒如出一徹,必須把病毒放在一群人身上,透過交互傳染和人際互動,傳播速度就會非常快。」

劉彥伯說,假訊息的問題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生,「防詐達人」團隊很希望把台灣經驗推廣出去,現在「防詐達人」的服務在日本、菲律賓、美國也有。劉彥伯也說,「防詐達人」在美國的推動並不順利,因為美國的查核組織並不與彼此合作。

劉彥伯觀察,在台灣有台灣事實查核中心、「cofacts真的假的」協作平台等,能匯集眾人的資源,展現公民社會的力量,實屬難能可貴的經驗。